业务邮箱
uxiPsu8J@aol.com

第183章大高个子

发布时间:2020-04-22 17:51:46

第183章 大高个子虽然现在周杰说的事情很重要,但我故意没有去看周杰,而是把目光集中在了道士的脸上。我要看看道士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面具大叔说的话我不会全信,但也绝对不会不信。我必须要用一系列事情去考验道士才行。 也不知道是这个李老道的表演能力太强了,还是他根本就没问题,反正听了周杰这话,道士还是面不改,和刚才的表情没什么区别。 这时,胖子声音浑厚地说道:“没错周杰这小子现在已经摸清了东风货运公司的情况,而他和杨荣之前本来就有过很多来往,他知道杨荣的习惯秉,只要他花费一些时间去接近杨荣,肯定就能得到杨荣的信任,从而长久地潜伏在杨荣的身边,成为我们的卧底,然后找到庄家人的弱点,一举解决掉他们” 胖子办事一向是非常果断决绝的,从来不拖泥带水,一向是说什么做什么,干净利索。 我又偷偷看了道士一眼,一般到了这个时候,道士肯定是要说话的,而且我发现以前我们决定做什么,我和胖子都是没有发言权的,一切都是以道士为核心。 其实这个倒也没什么,道士本来就应该是我们的核心才对,龙云市的情况他最了解,我们也是在帮助他去完成他的理想。 我盯着道士看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开口道:“阿永,其实你刚才没回来的时候,我们三个就已经把大致的计划敲定了,这也是我们一起商讨了两天的结果。我们觉得现在时间紧迫,必须要先制定一个计划出来才行,要不然很容易耽误事情。所以,计划还是有些漏的。” 说到这里,道士不说了,而是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注意一下那个女干尸变成的姑娘,也就是隋汴。 我明白道士的意思,现在他要说重要的事情了,让她这么一个外人在这里,肯定会有些不好。 但是我可以保证隋汴就是女干尸变的,肯定和龙云市间的事情没有半钱的关系。 所以,我点了点头,意思是,隋汴没有任何问题。 于是,道士开口说道:“让周杰去接近杨荣,这个计划本来是有很多问题的。比如说,要是事情败了怎么办我们要怎么才能去营救周杰还有,万一周杰的身份暴了,反而被杨荣反过来给利用了,我们到时候被庄家人盯上,这又该怎么办” 我觉得道士这话里有话啊其实干什么事情风险都很大啊道士现在无疑是在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把这个计划说的特别艰难,然后意思就是要取消这个计划。 看来面具大叔说的没有错,道士果然是不想对庄家动手,难不成他真的和庄家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关联 想到这里,我就更应该促使周杰去做卧底了,只有这样才能看吹来道士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于是,我笑道:“这个计划有什么难的,毕竟我也是东风货运公司的人啊而且现在杨荣与我的关系也算是很密切,<死亡货车>到时候我也可以去做内应,同时也可以掩护杰哥,然后我们四个人里应外合,就不怕打不垮庄家。” 周杰点头道:“阿永的这个想法不错,我们两个全都在里面当作内应,阿永在明我在暗,只要我们两个配合得默契一点,杨荣那小子肯定不会怀疑我,毕竟我和他一起共事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很了解他。” 胖子也跟着说道:“对啊我就觉得这个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是事情拖久了,等庄家人借助这次王家和楚家两败俱伤的局面,对他们下手。到时候,庄家人一下子在阴间称霸了,我们将很难再做出什么有意义的行动了。” 我们三个这么说,道士才终于把紧皱的眉头展开了,但我觉得他这是故意装给我们看的,他心里一定非常不情愿看到这次行动顺利进行才对。 道士说:“现在看来,冒险一些也是应该的,毕竟如果我们把握住这次机会,得到的收获将会是巨大的。” 尽管道士这么说,我还是觉得防人之心不可无,计划进行的时候我一定要保护周杰不要暴露,我就怕到时候道士为了保护庄家,把周杰的秘密抖了出去,那我们的全部努力就付之东流了。 之后,我们四个具体讨论了一下计划,然后把计划敲定,周杰在当天就回到了东风货运公司,然后开始向上面递交自己的离职申请。 道士和胖子也开始忙了,现在王家和楚家怨气大伤,他们两个必须要从各方面调查,了解阴间此时的情况。 本来我今天晚上也应该去上夜班开货车才对,但是我当时跟杨荣请的是一周七天的假,而现在只过去了三天而已。 我好不容易请下来的假,我也不愿意轻易就回去继续上班,所以我就准备利用剩下的几天时间,把阴间的事情了解一下,然后配合周杰,争取彻底击垮庄家。 于是,我安排好了隋汴,让她老老实实在稻田村道士家待着,一定不能乱走。 一开始她还死活非要跟着我,但是经过我唇枪舌剑,又软又硬的软磨硬泡,她才终于乖乖地同意了我的要求。 我离开稻田村,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警局。 上官燕她们去阴阳山也有一阵子,无论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消息,警局应该是有一些情况的。 另外,走之前上官燕把我介绍给了她的一个同事,有了这个同事的帮忙,我要想在警局里得到一些资料,应该还是很容易的。 我刚来到警局,给门口那个年轻警官大概形容了一下,让他帮忙去找一个大高个子的警官。 然后他屁颠儿屁颠儿就去了。 不一会儿,大高个子就来了,还是一副冰山般高冷的面孔,走起路来像是一座移动的冰山。 他见到我,很礼貌地说道:“陆先生,您好,我们又见面了,您这次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百度搜索